:::現在的位置 :首頁 > 主題文章 > 病毒:宿主=假新聞:閱聽人

病毒:宿主=假新聞:閱聽人

文章主題:病毒:宿主=假新聞:閱聽人
作者:黃冠華/義守大學大眾傳播學系副教授
上架日期:2021/10/22
一般民眾 學生 教師 國中 高中職 大專校院 假訊息 假新聞 媒體素養 資訊真偽
分享: 分享到 FB 分享到 LINE
病毒:宿主=假新聞:閱聽人

消毒的悖論

在病毒肆虐的時刻,消毒是重要的工作。我們都聽過這樣的笑話:「假如要用酒精消毒我們的手,我們先拿酒精瓶。問題是用手拿酒精瓶時,要先確保瓶身沒有病毒,所以需要再想辦法把酒精瓶消毒一下…」。如此如此,無窮無盡,類似「基諾的悖論」(Zeno’s Paradox),消毒工作完全無法動彈。同樣的邏輯,如果把上述的消毒場景換到假新聞充斥的媒體現狀,當我們期待透過訊息消毒來健全公民社會言論環境,又會面臨什麼樣的狀況呢?
社群媒體當道的環境中,我們每天接觸到各式各樣的媒體訊息更精確地說,我們迷失在真假難分的新聞即時洪流裡。正因為假新聞/訊息的氾濫,近期最常被提及的反假策略,主要仰賴事實查核的作為與媒體素養的普及。用事實查核來還原「真相」,乍聽之下雖然合理,而且世界上各國也都投注心力提供事實查核的服務。問題是,事實查核機構告訴我們的,是否就如同上述的酒精瓶能夠確認是「真相」、沒有病毒?是否需要再針對事實查核進行查核呢?萬一不同機構、甚至不同國家的事實查核提供了不同的結果,那麼又該如何?
雖然事實查核能對於明顯毫無根據的假新聞提供基本的過濾及判斷準則,然而單單仰賴它作為清除假新聞的手段,尚且無法排除上述的疑慮。本文標題提出的隱喻及類比,著重在媒體素養的重要性,從閱聽人出發,強調閱聽公民乃抑制假新聞的關鍵。病毒之於宿主,以及假新聞之於閱聽人,兩者關係的對比透露著什麼意涵?首先,讓我們先從病毒與宿主的關係簡要說明。

病毒無法獨自存活

事實上,根據生物學上的常識,病毒並非生命體;它之所以對人類造成重大的影響及破壞,來自於它是以寄生的方式而複製、變異及存活。換句話說,病毒無法獨自存活,它必須透過人類(宿主)的細胞而進行大量地繁殖,形成共生的生態系統。病毒難以剷除!除非隨著宿主死亡而失去共生環境,否則當前有效的醫學手段只有注射疫苗來免疫,以及用抗病毒藥物來阻斷病毒的複製。同樣的邏輯,假新聞的生存與傳播軌跡難道不是透過閱聽人的接受、複製、轉發嗎?病毒需要宿主才能活,假新聞也需要閱聽人而能存在並流通!因此,當我們對於病毒採取各式各樣的圍堵、抑制的手段,那麼我們如何在假新聞/閱聽人的共生關係(symbiosis)中,得到抑制假新聞策略之啟發?
假新聞從來就不是什麼新興的現象,它絕非新聞!歷史上從來就沒有出現過與假新聞絕緣的景況!只是隨著媒體科技的發展,假新聞的生產、傳播均是以指數級的速度進行著。特別是在數位自媒體時代,偏激的、陰謀論的、缺乏事實根據的煽動性謠言,更容易出現在言論市場上。後真相時代幾乎已經宣告假新聞正如同流行病毒一般到處蔓延。即使愈來愈多的事實查核機構努力地提供查證過的訊息以抑制假新聞,然光從生產的速度與效率做比較,希望透過此一作為對抗假新聞,結果恐怕不容樂觀。面對這樣的媒體環境,目前是否有類似對抗病毒的方式,能夠來對抗假新聞呢?期待更專業的媒體服務或事實查核是其中一種作法──包括,透過傳統媒體、公民網路平臺、甚至政府等多方之介入,企圖透過外在的力量來提供更乾淨的、無毒的媒體環境。至少還有另一個面向值得努力,那就是透過閱聽人自身的力量來阻斷假新聞(病毒)的複製與蔓延,減少對於整個言論環境的衝擊。

宿主的責任

如果假新聞就像是病毒,無所不在,是否有類似接種疫苗抵禦病毒的方式來對抗假新聞?就隱喻而言,應該沒有這樣的反假疫苗,完全無需宿主的努力,單靠疫苗而能對假新聞免疫!何況,假新聞亦如狡猾的病毒,隨時在變異、進化當中。讓我們從自身防治做起!而媒體素養就是希望藉由培養閱聽人對於訊息解讀的思辨與判斷力,進而抑制假新聞的複製與擴散、甚至對抗其持續變種對我們造成的影響。作為負責任的閱聽人,面對洪流般的資訊,我們需要更多的事實與素養知識作為批判力的基礎,因為那才更能過濾假新聞;同時,我們也要提醒自己避免夾雜過多的情緒,因為那才能削弱假新聞的傳播與渲染能力。
創用CC的icon-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