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位置 :首頁 > 主題文章 > 翻轉數位素養教室

翻轉數位素養教室

文章主題:翻轉數位素養教室
作者:戴皖文/國立中正大學傳播學系副教授
上架日期:2021/07/23
一般民眾 學生 教師 國小 國中 高中職 大專校院 社群媒體 科技資訊與媒體素養 教案競賽 媒體再現 媒體近用 媒體素養 網路識讀 課程設計
分享: 分享到 FB 分享到 LINE
翻轉數位素養教室

前言

數位科技無遠弗屆,跨越國界建立人際互動的橋樑,雖說其「真實性」受到質疑,認為網路上的虛擬互動,終究無法取代人與人面對面的接觸。但是近年來蓬勃的社群媒體發展,證實數位平台能有效促進人際溝通,建立新型態的社群關係。
虛擬互動與真實接觸也許有差異,卻不能否定它們對人際溝通的貢獻,生活中人們習慣於在兩者之間切換,絲毫不感覺突兀,一切都是這樣真實地存在。而隱藏在網路世界身後,真正的人際關係殺手是假訊息,以不同形式出現,化身成文字、圖片、影片,一指按鍵,就成為社群媒體上的閒談話題。那些散佈假訊息的人還自鳴得意,認為得到珍貴資訊,轉手間幫助了網絡內的親朋好友,並未意識到自己已成為有心人士的傳聲筒,間接誤導大眾輿論。

網路新時代成長下的數位原生代

面對資訊爆炸卻又碎裂的時代,訊息真假難辨,更彰顯媒體素養教育的迫切性,培育下一代數位公民的工作已是刻不容緩。學者Sonia Livingstone(2009)觀察九零年代後期,隨著網際網路成長的年輕世代,發現這群屬於數位原生代(digital natives)的年輕人,習慣於迅速接收訊息,可同時消化不同來源的資訊,對於圖像訊息的喜愛遠高過文字,排斥嚴肅性質的工作,期待遊戲式的學習情境。
根據以上發現,Livingstone認為數位原生代所展現的數位力只是表象,自認為是數位原生代,卻時常因找不到有用且相關的資料而頭痛。其次,網路資源雖多,不被允許合法使用的、隱藏致命誤謬的、比比皆是,難辨真偽,加高了數位識讀的門檻。最後,Livingstone大聲呼籲政府和社會重視數位時代的媒體素養教育,鼓勵任何可能的策略方式,促進更多媒體素養相關的資源和教材出現,使數位原生代具有足夠的訊息批判力,善用合法且相關的資訊,拒絕使用、轉傳假訊息。

對中學生而言 網路必不可少

2019年,<親子天下>雜誌針對數位素養問題,呼籲儘速將媒體識讀教材數位化,讓國高中生在學習108課綱的相關課程時,有機會模擬日常生活的數位經驗,增強其學習動機。文章引用一份雜誌社內部所做的臺灣國高中生媒體素養調查報告,指出中學生每天上網時數超過三小時的比例達35%,以網路為主要媒體獲取新聞資訊的國中生佔45%,高中生佔64%。其中超過六成以上的中學生表示,過去三個月內都曾接收到可疑的假訊息,但這些學生中高達半數認為假新聞的社會亂象與自己無關。
以上數據顯示,網路已取代電視,成為中學生使用時間最長的媒體,也是獲取訊息的最主要來源。有趣的是因為習慣用個人行動通訊接收外來的訊息,他們對假訊息的認知,完全由自身經驗出發,承認曾接收過可疑的訊息,並肯定迅速辨認資訊真假的重要性。但中學生不將假新聞看作是一個需要特別關注的社會議題,新聞不過就是自己收到訊息的其中一種,與從Line、臉書、YouTube等社群媒體傳來的消息或電子信箱收到的信件,並無不同。

強化思辨力才能提升媒體素養

Livingstone觀察到數位原生代的數位力還停留在操作科技的層次,缺乏主動搜尋有用訊息的能力,也常誤觸雷區,使用不合法且錯誤的資訊,其思辨力仍有待加強。她的研究結論值得各國支持媒體素養的機構深思,唯有從強化思辨力做起,提供足夠的媒體素養教材和資源,並明定在國高中的課綱中,搭配課程施教,才有機會深化數位原生代的素養教育。 由這一點觀察,臺灣可說是超前部署,108課綱已上路,教育部也隨即建置媒體素養教育資源網,洞察媒體素養教師對教材資源的迫切需求。

「媒體」與「數位」

但媒體素養教育的最後一哩路,也就是授課方式,仍缺乏創新的點子,教師之間需要更多的創意交流管道,在此作者提出兩點建言,期望有助於媒體素養教育的創新。
首先,傳統媒體素養教材著重在假新聞的辨識上,提出守門人理論,作為識讀教育的基礎,如遵守新聞倫理規範。而中學生對新聞室倫理毫無概念,新聞僅是接收到的訊息之一,無需特別對待,同樣一則網路新聞,可能在朋友的臉書上看到,也可能從電子郵件收到,或者由傳統電視新聞台獲得。
<親子天下>談到素養問題,以「數位」取代「媒體」,稱之為數位素養,刻意區隔媒體和數位,絕非是為了凸顯傳統媒體和新媒體之間的差異性,而是看到了數位情境的資訊使用,確實與傳統媒體的訊息接收不同。如果將教育資源網更名,同樣以「數位」取代「媒體」,稱之為數位素養教育資源網,則在教材建置的策略方向上是否需要調整?這樣的調整絕非是放棄培養思辨力,轉向訓練技術層面的數位力,而是建議教育資源網的教材充實必須考量在數位的學習情境下,該如何進行思辨力教育。
其次,以「數位」為命名,代表對素養教育創新的期待。二十一世紀數位革命為人類帶來了空前的經濟、政治、社會創新,針對數位原生代的數位素養教育也不例外,應鼓勵教育資源網內容使用的創新,以新的方法教授數位素養,適合中學生的學習慣性,提升他們主動學習意願。

媒體素養教育如何「創新」?

歐盟設立媒體素養教育獎(European Media Literacy Awards),鼓勵創新的媒體素養教學法,其評審標準包括創新性(innovation)以及影響力(impact)。以下列舉三個代表案例,作為數位素養教育創新的參考。
1.科學卡車案(Science Truck)
首先是科學卡車案(Science Truck),這是西班牙科學與科技基金會(Spanish Foundation for Science and Technology)所贊助的線上影音節目,其內容主要是為促進科學批判思考,以提升資訊素養。科學卡車總是停在國高中的馬路邊,走下車的是西班牙國內以科學傳播知名的YouTubers、科學家、國高中老師和學生,他們將創新的科學傳播內容帶進學校,並經由臉書(Facebook)、推特(Twitter)、Youtube等線上平台播出,目前這些頻道訂閱者的總和,已超過一百五十萬。
2.媒體混搭(Media Mashup)
第二案是媒體混搭 (Media Mashup),比利時互動電影計畫。先製造一個混搭桌,可用來進行協作影像剪輯,讓沒有經驗的國高中生上桌,完全憑創意直覺操控,合力完成剪輯,他們就這樣學會影片創作。
3.媒體錯誤 (Media Mistakes)
第三個計畫叫媒體錯誤(Media Mistakes),編輯在新聞室內每天都要做出與新聞倫理相關的決定,這個芬蘭的計畫就是要幫助大眾了解,這些新聞室內的決定等於實務上劃定責任新聞學的規則和界線,凡違反責任新聞學的規則或超越其界線者,即可被定義為假新聞。計畫主持人製作一段動畫片,其中包含八個可能違反新聞倫理的情境,讓觀眾選出哪些會產生破壞新聞倫理規範的假新聞。
腦力激盪劇本殺 帶你了解假訊息
臺灣每年舉辦多個媒體素養教案競賽,大學校園內學生也會自組團隊,期望在數位素養教育的創新上有所貢獻。例如中正大學校園內,一個由學生組成的創新小組正嘗試為國高中媒體素養教師設計一款「劇本殺」桌遊,上課時可做為教材,寓教於樂。目的是期望以遊戲的方式,導入媒體識讀內容,使學生更專注於學習,也間接介紹媒體素養教育資源網的內容,使教師們體驗資源網的好處,願意主動利用網內資源。「劇本殺」桌遊也是以分辨假新聞作為教育目標,同學們先編寫一套劇本,包含角色設定、劇本結構、情節內容,參與者分別扮演劇中角色,並抽取線索卡,以破解劇中謎團,但每次獲得線索之前,參與者須正確判定線索卡上一則新聞的真偽。

結語

以上創新案例展現數位素養教育的無限可能,邀請網紅與科學家合作,鼓勵參與者共同創作,將新聞倫理規則融入動畫片中,與參與者互動,藉玩桌遊,培育對假新聞的分辨力。這些創新點子突破長久以來學生對媒體素養教育的刻板印象,嘗試以活潑多元的方式,帶來教學上的新契機。出乎意料之外的是芬蘭的計畫案,竟然將新聞倫理的硬知識,放在教案裡,也許計畫主持人觀察到數位原生代缺乏新聞室倫理的經驗,刻意強化這方面的教育。

參考資料

2.Livingstone, Sonia(2009)Enabling media literacy for ''digital natives'' - a contradiction in terms? In: "Digital natives": a myth? POLIS,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 London, UK, pp. 4-6.
創用CC的icon-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