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位置 :首頁 > 主題文章 > 打造數位公民:數位原住民所需的媒體與資訊素養

打造數位公民:數位原住民所需的媒體與資訊素養

文章主題:打造數位公民:數位原住民所需的媒體與資訊素養
作者:李明穎/靜宜大學大眾傳播學系教授
上架日期:2021/01/12
一般民眾 學生 教師 國中 高中職 大專校院 YouTube 使用者生產內容 創用者 數位公民 數位原住民
分享: 分享到 FB 分享到 LINE
打造數位公民:數位原住民所需的媒體與資訊素養
根據《親子天下》在2020年9月針對全臺的中學生媒體素養進行萬人調查,顯示網路是當前青少年最主要的資訊來源,其中有37%的中學生資訊來源主要來自YouTube,其次是Facebook(30%),再來則是Instagram(16%)以及LINE(8%)(陳雅慧,2020.11.5)。對於這群數位原住民(digital natives)來說,YouTube才是真正的「主流媒體」。
隨著網路科技快速發展,加上行動裝置的推波助瀾,YouTube的崛起,正是這股「使用者生產內容」(User-Generated Content, UGC)下的重要產物之一。無論是吹起這股網路革命號角的Blog,到照片分享的Flickr或Instagram、協作編輯知識的維基百科(Wikipedia)、社交平臺的臉書(Facebook)、影音分享平臺的YouTube等不斷推陳出新的網路應用程式,無一不強調以「使用者為導向」的創新產製模式,讓閱聽人不再只是被動的資訊接受者,而是主動創造資訊的「創用者」(prosumer,或稱為「生產性消費者」)(Tapscott & Williams, 2006)。透過跨地連結、即時互動,形成了公民傳播體系,不僅大大改變了傳播生態,也改變社會的運作形態。
尤其當2005年YouTube創立,以簡單的口號「播送你自己」(Broadcast Yourself),響起平地一聲雷後,創造了「自媒體」的角色,從此改變了傳播媒體與閱聽眾之間的關係。經歷數十年光景的發展,YouTube已經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影音分享平臺,不只吸引了大量的觀眾觀看、訂閱、消費、評論,同時激發了許多創用者創作(或重製)影音的動能,也帶來了龐大商機與利潤,形成一種「平臺業者、創用者、閱聽眾」合力共構的影音媒體生態系。
閱聽人在網路上同時扮演著個人與公民的角色,有機會轉化為創用者,為自己發聲。他們透過部落格、社群媒體等不同網路社群平臺,發佈文字、照片、影片等不同形式來表達自己的意見,也會集體編寫、上傳、點閱、分享與相互補充,形成了集體智能的參與者文化,打破專業性壟斷的知識,進而實踐公民影響和近用媒體的自主性與多樣性。即使YouTube是商業機制的一部分,創用者參與產製內容,卻意外地形成一個影音與文字交織的公共領域(Burgess & Green, 2018)。
不同於過往大部份仰賴傳統大眾傳播媒體做為資訊來源的數位移民(digital Immigrants),網路形塑了數位原住民對於公共議題和新聞資訊的認知,尤其YouTube建構了他們對真實世界的想像。有些人認為年輕世代在網路使用上,主要著重娛樂功能,甚至以為YouTube平臺的內容,只不過是充斥著許多自戀的人們想要秀自己,或者是喃喃自語的「創作」而已。然而,YouTube平臺上還是有不少創用者的影音內容是針對新聞時事、回應或諧擬(parody)先前在平臺上的文本,讓創用者、閱聽人同時參與對話,串連了由不同文本所交織而成的社群鏈。例如:《博恩夜夜秀》以美式脫口秀的諷刺辛辣的表演特色,或《眼球中央電視臺》則以戲謔反諷的Kuso風格,重新解讀、詮釋新聞時事,在新世代的年輕族群中引起了很大的迴響。
還有些創用者運用了資訊視覺圖表,搭配年輕人的網路語言,加上吸睛的動畫與後製特效等數位敘事技巧,成功吸引了網路使用者的注意力,更扮演了新媒體社群上的議題設定者,從而發揮社會的影響力。例如:2019年,公共電視推出「公視P#新聞實驗室」,試圖以新的數位敘事方式,提供閱聽眾更多即時、具互動性的數位報導。其中「記者真心話」系列的網路短片在當年5月甫上線,短短幾天就創下數百萬觀看次數的紀錄,不僅在Facebook上總累計分享次數超過15.8萬人次分享、YouTube總瀏覽人數甚至超過2百萬,更成為許多高中公民老師的媒體素養教材之一(黃怡菁,2019.11.6)。這些年輕世代的創用者紛紛跳脫制式框架,摸索出一套迥異傳統的溝通模式,以YouTube做為平臺,與社會大眾進行更多的對話。
不過,網路資訊大量爆炸的時代,卻充滿了各種風險,而網路社群平臺更是暗潮洶湧。智慧型手機、App與社交媒體的發明,卻成為惡意犯罪的工具之一。有些創用者有意無意地散播爭議性報導、裸照或不雅影片、仇恨性文字或影像,造成族群汙名化、性剝削、霸凌等許多問題,層出不窮。即使原本看似為了服務商業機制的資訊科技產品,卻監控著我們的日常生活。尤其YouTube的推薦機制,加上人工智慧的演算法,也成為散播虛假資訊、假新聞的無形推手,甚至是資訊戰攻防的利器。
現在傳統大眾傳播媒體不再像以往一般,擁有壟斷資訊的詮釋權。過去所謂「有圖有真相」、「眼見為憑」的說法,在網路興起後,已經受到閱聽人不斷質疑與批判。無論是文字、照片或影片,現在都能輕易地透過許多資訊科技進行重新編輯、修圖、改作,「創造」出不同於真實版本的另一個版本的故事。現在閱聽人面臨的挑戰,不再是資訊不足的問題,而是思辨資訊真偽的能力。
著名的傳播科技學者麥克魯漢(Marshall McLuhan)的經典名言指出:「媒介就是訊息」,資訊傳播科技不只是單純的技術物,它同時也擁有話語權。媒體素養教育就是藉由資訊交流的過程來達到自我解放、相互理解以及對話。現在教師的教學策略不能只是「教導」這些數位原住民的學生如何對抗大眾傳播媒體的操控,單純咒罵媒體內容的表象問題而已,他們更需要具備澄澈的心智,充分地蒐集、梳理各種龐大資訊,並從多重角度去思辨、分析媒體生態所產生的更多結構性與深層問題。
對於數位原住民而言,他們需要的並不是資訊傳播科技的使用能力,只有培養數位原住民具備「思辨能力」、「閱讀能力」、「獨立思考的能力」,才是成為數位公民的關鍵。因此,當現在學生已經具備「創造資訊」能力,甚至超越老師使用新科技工具能力時,媒體素養課程要做的是:引導學生洞察社會與科技相互型塑的關係,因勢利導,善用數位原住民創造資訊的傳播能力,練習與社會大眾進行公共對話,成為公民對話平臺的促進者,並積極介入參與公共議題與社會關懷的實踐行動,讓媒體素養教育兼具研究、教學實踐與公共關懷的跨領域知識。

參考文獻

1. 黃怡菁(2019.11.6)。〈公視「記者真心話」主持人方君竹:對公共事務太冷漠假訊息才澆不熄〉。《親子天下》,取自https://www.parenting.com.tw/article/5080523(上網日期:2019.11.20)。
2. 陳雅慧(2020.11.5)。〈中學生媒體素養萬人調查 YouTube成青少年最大資訊來源〉。《親子天下》,取自https://flipedu.parenting.com.tw/article/6238(上網日期:2020.12.14)。
3. Burgess, J. and Green, J. (2018). YouTube: Online video and participatory culture. Cambridge, UK: Polity.
4. Tapscott, D. and Williams, A. (2006). Wikinomics: How mass collaboration change everything. New York: Portfolio.
創用CC的icon-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