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位置 :首頁 > 主題文章 > 網路說的怎麼會有錯?閱讀和溝通的三個陷阱

網路說的怎麼會有錯?閱讀和溝通的三個陷阱

文章主題:網路說的怎麼會有錯?閱讀和溝通的三個陷阱
作者:蔣維倫/科普作家
上架日期:2020/10/05
一般民眾 學生 教師 高中職 大專校院 同溫層 迴聲室
分享: 分享到 FB 分享到 LINE
網路說的怎麼會有錯?閱讀和溝通的三個陷阱

網路說的怎麼會有錯?閱讀和溝通的三個陷阱

每天只吃炸雞、薯條,肯定會營養不良;那每天只讀自爽的文章呢?

認知的同溫層-每個人都喜歡抱在一起取暖

先想像你在異鄉迷了路,而在前方有兩個人群。你看了看左方的群眾,卻完全聽不懂她們使用的語言,也不懂她們討論的內容;而右方的群眾,正用著中文聊著今天的天氣;在這種情況下,你會向誰問路呢?
我們都喜歡待在熟悉的團體裡,如同我們選擇的社團、所結交的朋友,都會有意識地選擇喜愛、熟捻的環境。這就是「知識的同溫層」(Echo chamber,或稱為迴聲室)。民眾傾向於選擇閱讀、分享符合自己心目中世界觀的資訊、忽略意見不同的資訊。這種模式引發了極端化群體的形成,而社群平臺加速了此類迴聲室的誕生。在社群裡,志同道合的民眾互動、分享資訊,加速了極端化的同溫層 [1]。此現象不只在科學社群裡誕生,在政策或其他文化領域中,同溫層也甚為常見 [1-3]。
舉例而言,美國食品藥物管理署(FDA, 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於2015年開放基因改造鮭魚進入消費者市場 [4, 5]。而這個消息在國內Facebook知名的科學性社群-「泛科學PanSci」和「上下游」皆有報導。然而,有趣的是,相同的新聞卻得到截然不同的社群反應:
在「泛科學」社群裡的反應是支持、反對、諷刺皆有,大約是50比50的比例。但「上下游」社群的反應卻完全不一樣。充滿了恐慌、諷刺和憤怒,然後是對人性的崩壞和失望;最後依照臺灣人的慣例,最後一定要抱怨臺灣政治人物。
擷取自「泛科學PanSci」和「上下游」社群
(圖片詳細說明:擷取自「泛科學PanSci」和「上下游」社群)
我們都喜歡待在比較舒適的地方,比方說喜歡科學的人,會加入科學性社團、社群;認為媒體識讀很重要的人,會閱讀、分享講述同溫層的文章(對,就是此刻正在讀此篇文章的你~)。若沒有意識到自己身處在同溫層中,可能會有種「全世界的人都相信科學」,或「全世界的人都認同媒體識讀很重要」的錯覺!這是很危險的錯覺,因為同溫層以外的人永遠比較多、同溫層之外的模樣才是真正的世界;甚至於,同溫層外的人才是真正能夠影響社會的那群人。舉個明顯的例子,同性婚姻運動在臺灣相當活躍,甚至大法官於2017年也判定應保障同性婚姻的權利。彷彿在臺灣,對同性婚姻的恐懼、歧視並不存在;但在2018年的全民公投結果,才讓全體民眾了解到,多數國人仍對同性婚姻有疑慮。此例告訴我們,在社群裡要時刻謹慎,因為同溫層之外的人,才是真正要溝通的那群人、才是真正的世界。

講不出口的擔憂-沒講出來的,才是我真正關注的事

只要是人,都會有立場。而在許多議題上,科學和法律並沒有給出一條正確的答案,比方說:核能、同性婚姻、環保等。也因此不同立場之間的溝通昇華成了藝術的層級。
以科學性的議題而言,如疫情間熱議的「普篩」議題而言,反對普篩的學者、團體,會拚命引用相關的科學證據,企圖用科學來辯倒對方;而支持普篩的教授、意見領袖也是如此。彼此都拿出了似乎堅不可催的科學證據,但卻忘了溝通的本質。這樣子的情形會讓雙方的證據越來越多,但卻日漸混亂、越來越厭惡對方,反而加深了彼此溝通的障礙 [7-10]。
舉例而言,基改食物的討論裡,此篇論文(見下圖)常被提及、引用。該篇論文的團隊透過動物實驗,推論食用基改玉米會導致腫瘤 [11]。反對基改的人會一直引用此類文章、拒絕閱讀對立陣營的資訊和意見。試圖用大量的證據駁斥、辯倒對立陣營的人,卻忽略了用「溝通」,來解決彼此的問題 [註1]。類似的還有俗稱子宮頸癌疫苗的HPV疫苗 [12, 13]、校園性教育等爭議 [14, 15]。
如前所述,許多議題裡,科學和法律並沒有給出絕對正確的答案;換言之,對立陣營所擔憂的層面,可能不是「科學」證據能說服的。舉例而言,反對疫苗的團體,真正擔憂的也許不是科學的安全性,而是「如果我替小孩子選擇打疫苗,出了事怎麼辦?」。反對校園性教育的成人,真正擔憂的也許不是知識的正確性,而是「我不知道怎麼跟孩子討論性交、性高潮」。若是無法探知對立陣營內心真正的擔憂,反而單純地堆砌大量的研究、論文、新聞稿,不僅無法辨倒對方,反而只會將他們越推越遠,變成最熟悉的陌生人。
Séralini 論文爭議事件簿(上)。From: 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
(圖片詳細說明:Séralini 論文爭議事件簿(上)。From: 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

知識的詛咒-某日,我變成了我當年討厭的那種專家

本文的最後,要獻給在未來,將變成某個領域專家的各位;那就是「知識的詛咒」。
我們常看到各種專家、教授,或是才學兼備的學者,闡述著高深的研究或遠大的夢想。然而,因為這些專家們過於鑽研特定領域、太過熟悉該領域的語言,平時也只和專家們討論和溝通,反而會「忘記」要怎麼跟一般大眾溝通的技巧。因此當推出精心研究的研究或呼籲、遭到民眾質疑時,反而不知道該怎麼和民眾溝通,氣憤之餘,甚至希望民眾「聽我說的做就對了!」 [16, 17]。
行政院經濟動能推升方案廣告。From: 行政院經濟動能推升方案廣告youtube備份
(圖片詳細說明:行政院經濟動能推升方案廣告。From: 行政院經濟動能推升方案廣告youtube備份)
在未來,我們都可能是某個領域的專家。屆時希望我們都能記得「知識的詛咒」,不要忘記其實我們才是少數,我們才是那群要認真去思考「溝通」,是怎麼回事的人。
(註1:支持基改食物的陣營也有相同情況。)

參考文獻

創用CC的icon-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