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位置 :首頁 > 主題文章 > 大手如何牽起小手?——小學電影素養教室裡的一些觀察與反思

大手如何牽起小手?——小學電影素養教室裡的一些觀察與反思

文章主題:大手如何牽起小手?——小學電影素養教室裡的一些觀察與反思
作者:郭力昕/政治大學傳播學院教授兼院長
上架日期:2020/09/03
一般民眾 學生 教師 國小 國中 高中職 大專校院 電影 影像教育
分享: 分享到 FB 分享到 LINE
大手如何牽起小手?——小學電影素養教室裡的一些觀察與反思
多年前我曾在政大傳播學院講授過好些年的「媒體素養概論」通識課,深感媒體素養必須從小學階段就開始進行,到了大學才談素養已經太慢。因此,當「富邦文教基金會」提議由他們與政大廣電系合作,開設一門「大手牽小手:影像教育學習與實踐」的一學年課程、培養政大學生帶小學生觀看和討論電影的計畫時,我欣然答應,並參與了這門課的共同教學工作。
108學年是我們第一次執行這門對全校學生開放選課的兩學期課程,第一學期的上半,由幾位與電影/影像相關的廣電系老師負責講授閱讀電影的基礎知識,下半學期則由基金會的冷彬老師與她的年輕教學團隊接手,邀請兒童教育的各方面專業教師來到教室,讓修課學生瞭解並練習面對兒童教育的各種認識和準備。上學期的期末階段,學生們分組製作並模擬試教一個簡單的電影授課短教材,並由基金會安排的一組兒童評審團給予回饋意見。
第一學期課程結束時,學生們和我已經清楚理解到,這門「影像教育學習與實踐」的課,與其說是學習怎麼教孩子看電影,其實更是一堂學習重新認識自己的課程:通過製作教案與對孩童的電影模擬教學,包括我在內的這些「大手/老手」們很快意識到,我們既缺乏能力將電影知識或專業術語轉化為孩子能聽得懂的語言,也缺乏對今日孩童在生活知識或心理狀態上的理解,盡管這些大學生在不久之前也曾是兒童。
經過第一學期的課程洗禮,發現這門課並不像他們原先以為的「輕鬆好玩」,且要求相當嚴格、必須投入相當之時間與力氣的許多選課學生們,不敢繼續前行;而教學團隊仍嚴格審查繼續選課者中合適的學生,最後挑定了十位同學參與第二學期的「大手」訓練,準備製作真正的電影教案,並前往指定的小學教室裡真槍實彈的授課。而前述那些認識或理解上的不足,也在第二學期的實踐工作裡,更無法迴避的呈現出來。
勇於繼續接受訓練和挑戰的這十位學生,對於擔任學童電影識讀教育之「大手」的興趣和決心是有的,他們的可塑性與自我進步的空間也有。基金會的教學團隊看到這些學生們願意繼續接受挑戰,遂執著地將人力物力繼續貢獻在這個大小手教學實踐計畫,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的前半個學期裡,依然每週在課堂上認真地帶著這十位同學編寫教案、模擬教學、反覆提醒大手們各種需要注意的語言、方法與觀念。
從四月下旬開始,當學生們有機會到臺北市龍山國中觀摩基金會安排的電影素養專業教師如何給國中生上課,並在講課之後分組帶這些學生進行作業練習時,大手們的興趣和士氣提高了。之後,基金會安排了幾次前往屏東泰武國小和新竹關東國小的電影教學行程,政大的學生們要自己上場教學了,他們認真的做課前教學排練,很緊張的面對活潑靈動的原住民兒童,或整體學習性格很不一樣的關東國小學童,得到的教學臨場經驗豐富、多樣、課本難學、金錢難買。
這門影像教學與實踐的課程,讓修課學生與我都得到非常多的學習和反省。首先,我們希望通過一部電影,帶學童們瞭解看電影不只是故事情節,也可以在電影裡認識別人的文化、社會及多元的生活方式和價值。然而,作為「大手」的大學生們,身上有沒有許多已經被這個教育體制或社會塑造出來、卻已無法察覺或意識到的成見、盲點和文化刻板印象呢?我們通過電影閱讀與教學,在打開孩子的認識視野與想像力之前,首先得檢視我們自己的問題。
其次,如何將大學專業習得的電影知識,轉化為孩童的語言,並且能應付孩子們千奇百怪、不受既定語言或邏輯羈絆的提問與辯難。不但要招架的了,還要將這些提問轉為對電影主題或藝術表現的進一步興趣,顯然是一項很大的挑戰。在這個教育工程上,小學老師所需要擁有的語言能力、情商指數、臨場反應和耐心,比大學教授要高明得太多了。人文或媒體素養的培育,常常知識本身並不足以自動發生效果,要靠教師的溝通能力,甚至於教師由內而外所散發給學生的感染力。「大手」們從多年的學生角色忽然切換為教師角色,這些對學童的教學經驗,當會對他們未來作為無論哪一種型態的傳播人,帶來深刻的反思。
最後,我與基金會的教學團隊在幾個中小學裡觀察學童們的上課反應,有著很深的感慨。小學生們(尤其是天性自由的原住民兒童)在初級教育階段,對一切都仍保持著很大的好奇心,與探問世界的素樸熱情;到了中學階段,這樣的熱情與好奇就開始逐漸損壞、流失,來到大學之後,它們整體而言可說幾乎已經蕩然無存。究竟是怎樣的原因,能夠使教育變成一種「毀人」(或者使人不斷平庸化、去個性化)而非「樹人」的過程?
在網路文化主宰一切的時代,誕生於網路生活的世代,對於面對面的人際互動與溝通的能力直線下降,而這樣的溝通障礙在人類完全轉變為機器人之前,仍需要被克服,需要有效的自我訓練。「大手牽小手」的電影識讀交流與教學實踐,可以是一個重燃網路世代青年對人我溝通信心與能力的很好的練習機會。如果我們能夠真正將孩子視為有尊嚴、有主體性、有想法的「人」,就能找到合適有效的溝通和對話語言,從而能夠拾回跟任何人的溝通能力。一切素養的建立,正是需要從有效的溝通開始,才有可能。這門課的參與經驗,給了我這樣的啟發與確認。
創用CC的icon-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