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位置 :首頁 > 主題文章 > 媒體素養需要的科學態度

媒體素養需要的科學態度

文章主題:媒體素養需要的科學態度
作者:鄧宗聖/國立屏東大學科普傳播學系副教授
上架日期:2020/08/03
一般民眾 學生 教師 高中職 大專校院 科學傳播 假新聞
分享: 分享到 FB 分享到 LINE
最近流行打假新聞的議題,網路平臺紛紛有了事實查核或求證的資訊平臺,反映大家對真實迫切的需要。其實,真假事件一直都是媒體世界裡聊不完的話題,端看是否浮上檯面讓大家知道而已,在科學傳播的世界也是一樣。
這讓我想起一位作者Martin Gardner,他曾為雜誌《存疑的探索者》(Skeptical Inquirer)撰述「邊緣觀察者筆記」(Notes of Fringe Watcher)專欄後出版了《看看這個不科學的宇宙》。Gardner提出有趣的問題:「如果你懷疑有人在玩撲克牌的時候作弊,那你會找誰來把他逮個正著?物理學家?律師?警察?還是超自然心理學家?當然是請一位懂得撲克牌作弊手法的人啦......最沒有資格來進行確認的就是科學家」。Gardner這番說法,並非貶抑科學,而是說明魔術、戲法、通靈等各種現象都常以非邏輯的途徑運作,這個跟科學習慣去認識自然基本法則的途徑不同,這也就不難理解有些科學家也會熱衷於通靈與魔術等這些非科學經驗的實驗,被假冒通靈的騙子耍得團團轉。他認為,這給我們重要的啟發是:即便在實驗室裡測試神奇的特異功能現象時,如果沒有經驗豐富的魔術師在場觀看,這個研究也就一文不值。
同樣的道理,在媒體世界,我們透過新聞、電視電影、雜誌、短訊息等內容生產者所看到的訊息,就像觀看「近距離魔術」般栩栩如生。我們一般人可能對這些訊息的背景知識與內容比業餘者或玩家還少,特別是當事事都以「科學解釋」的態度報導產製的內容,究竟跟宗教與神祕主義的信仰有何差異呢?因此,我們談具有科學態度的素養,而非科學家的身分,即便我們不是以科學為業的人,都可以透過證據與批判持續論辯來修正觀點。因為真正的科學不會盲目相信一時的證據,而是持續不斷辯證才選擇相信並做出判斷。
因此,我們培養媒體素養的能力不在於是否有能力區分科學與偽科學,即便科學家經過科學養成與訓練,但也只能精通自己關注的那一塊,不可能也不會對所有的範圍都理解。我們身在科學與科技形塑的文化世界裡,面對各式各樣披著「科學外衣」的訊息,除了找科學家詢問外,還得依賴我們自己對此一事物的關心、批判與辯證精神才可以達到。
從閱聽眾的角度來說,任何人為包裹設計過的訊息,都可以攤開在一個平面上,從視為理所當然的點切入 ,進行思想實驗,跟媒體內容產生對話,我以兩位學生在課堂上進行的報告展示媒體素養的具體行動:一種是解讀、一種是素養,前者強調對訊息的反思、後者則著重自我關注議題的訊息生產:
第一位學生,以解讀為主,強調對訊息內容的批判。因此當他看到東森新聞引用捷克的研究報導:「一天只吃兩餐能夠有效降低BMI值」後,他提出疑問:這篇報導引用的研究是誰做的?哪一個機構?若這些都說不清楚,這個研究結果為什麼值得相信?這裡就馬上對資訊的可信度打一個問號。即便這篇研究的結論說得有道理,但減重是否有不同的觀點可以切入?如此就能促使我們進行新的探究。第一位學生就嘗試以「基礎代謝率」來自運動生理學觀點裡的各項資料,形成他與媒體內容對話的依據,討論「一天兩餐」這個概念是否有問題?當然,有時候不一定反駁,但適當地找到遺漏或可以補充的理據,對我們媒體素養養成就很重要。
第二位學生,以素養為主,強調主動產製反思訊息。她把超級市場裡的碳足跡標籤當作探索對象,她注意到臺灣超級市場的數量已突破兩千三百多家,但她嘗試比較超級市場與傳統市場最大的不同就是「包裝」。外包裝的用途除了分裝方便外,也當然具有承載企業形象與各種資訊的功能。她不否認超級市場對社區的貢獻,但生鮮架上蔬果、肉類等食品,多以保鮮膜、保麗龍等層層包裝,這些在市場環境中的媒體訊息儼然成為環境負擔。因此她自製生產的媒體訊息報導來反思超級市場與傳統市場環境比較上的優缺點,同時反思如何有效減少塑膠等垃圾的使用,又能對衛生條件改善,這位學生用自己的報導來告訴大家。
科學傳播裡的媒體素養,不僅是對訊息保持距離,若身體力行去反思,那麼看見的不只是如今已經形成的脈絡,在對話中書寫出自己動腦思考出來的論點。如果真的認識科學家的世界,科學家彼此之間也都對各種論據保持懷疑,像是英國統計學家Ronald Aylmer Fisher就重新驗證孟德爾碗豆遺傳實驗後得出定律的假說,去計算其結果的機率後,發現到「數據太過完美」而懷疑孟德數據可能造假。我們大部分的人不是科學家,不會像Fisher一樣去重新驗證或挑戰假說,通常都是相信「名為科學」的語言與故事。
總而言之,當我們欣賞媒體中不同產製者 (創作者)在資訊上加上故事時,難免會出現那些理解範圍外的事物,當我們根本無法驗證那些數據與訴諸語言的故事時,我個人認為就是不要分享出去,若行有餘力還可以去靠自己找出值得信賴的事物時,那麼可以嘗試前面解讀與產製的練習,把媒體素養視為一種傳達設計的創作,面對各種訊息「覺得自己也可以做到」,重點在於如何讓其他的閱聽眾對我們想提出的問題產生興趣,願意動腦參加,思考要提供什麼資料與線索,視覺與聽覺的訊息,思考存在於周遭「名為科學」的語言與故事。
創用CC的icon-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